热播推荐 热播推荐
国产主播 中文字幕 日韩无码 动漫精品 极骚萝莉 强奸乱伦 童颜巨乳 高潮喷吹 激情口交 绝美少女 首次亮相 欧美极品
小说美文 小说美文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Gif动图
寂静的世界第03话
2020-03-15 16:19:12
第0
  暴风雨中一台旅游大巴在高速路上慢慢的行驶中,不断的躲避停在路上的车辆。司机大哥抽着烟,不断的咒骂这该死的天气“妈的,这麽冷的天气下这麽大的雨。想要人命啊。操“恶狠狠的对着车厢内吐了口浓痰,话音裏带着浓浓的闽南调。一位穿着旗袍的美女,走了过来,递给他一杯水,司机接了过来一口喝了。
  美女接过杯子又走回座位上,在车厢裏,前半部分满满的坐着一车厢的各色美女,后面放着满满的各种食物。
  自从回到家,少女的家。自己原来的家我已经不敢去住了,只是每天去看看父母,爲他们擦擦并没髒的脸。我开始锻炼起身体来。近两年的死宅生活,让我的身体虚弱不堪,十几天前的母女大战居然连女儿的身体都没进去就累倒在了床上。奇耻大辱啊。我住进了少女家的大卧室,少女和萝莉住在她的睡房裏。每天早晨,少女都会起来跑步,而我给了她叫醒我一起跑步的命令。萝莉似乎是刚开始的少女翻版,呆呆的只是每天我醒来后她就离我两臂的距离。每天少女醒来,便到我的房间叫我,我穿戴好后,少女跑在前面,我在中间,萝莉离我两臂的距离跟着跑。
  还是萝莉疼我啊,我不管跑多慢,她都是在后面离我两臂的距离。起码有个垫背的不是。少女就调皮多了,往往跑的不见人影。伤心啊,连个妹子都跑不过。
  少女现在越来越灵活了,除了毫无生命的眼神,和发不出任何声音来,已经跟个普通女孩没什麽两样。会做饭,会穿衣,会爲我準备衣服,会爲我準备食物,会自己出去找东西带回来,会每天帮萝莉洗澡,爲她选衣服,爲她打扮。完全一副正牌同居女友的架势,而且是那种完全依赖你,不会发脾气,你说东绝不往西的那种。要是能说话,有表情那就真的完美了。
  而萝莉就不行了,人家少女几天裏就有变化了,而萝莉十多天了还不会自主的做任何事,只是呆呆的跟在我身后。每次少女要带她洗澡,换衣服,都是一副呆呆的样子,直到我发出命令。还好萝莉的身材还没发育完全,有时看着萝莉的裸体,还不至于像是少女那样让我直接狂暴化,但青涩可人,初具规模的摸样,很需要自制力的。这十多天裏我就进过她们的卧房一次(嘿嘿,那是不可能的事)这十多天裏我就在少女的身上发泄过一次,在少女的身体裏狠狠的发射完后,我曾仔细的研究了下萝莉的身体,额,当然是萝莉的私处。好吧我承认我是想知道萝莉是不是处女,但绝对是纯科学研究性质的。萝莉的确是处女,不由的想到那天还好没把郁美净往她身体裏涂。处女膜之类的还是要用龟头破掉的好啊,礼节麽。
  当知道萝莉还是处女的时候,我不停的比较了少女,母女和张老师,四个人的区别,以及爲什麽只会出现两个人醒来的原因。首先想到的会不会因爲少女和萝莉两人是处女呢?可萝莉还没被我破处啊。虽然也射进了她的嘴裏,可她的处女阴道还没被破啊。又想是不是自己的精液造成的,可在跟张老师和母亲的性爱中特别是张老师,玩了三天射了不知道多少精液在她的臀部,菊花处和外阴处到处都曾是我的精斑。以前常在网络上看到,有些人坚持体外射精都会让女性怀孕,更别提三天裏那麽多次的外射在张老师的阴部了。最后在我某一次忍不住仔细研究少女和萝莉的身体时,突然想到,是不是不论射在哪裏,只要是大量的精液流进体内,就能唤醒对方呢?恩,要好好的在本子上记下来。
  有机会一定要找没醒的姑娘们试验试验,好吧就当我是废话,醒了的怎麽试都没用,要试的话当然找姑娘了,我可没有对男人射出来的心态。前提是身体素质好起来。在家裏我最喜欢的活动就是洗澡了,当我坐在主卧室裏的浴室中,我会叫来少女和萝莉帮我洗。少女和萝莉穿着一身或是吊带裙,或是T恤,甚至是裸体。两人一前一后,一左一右的用白生生的小手拿着沐浴棉在我身上帮我搓澡,手时不时的在她们的胸前抓上几把,逗逗她们的乳尖,捏捏她们的小屁股,搓搓她们的粉嫩阴唇,简直就是帝王的享受啊。可惜的是两个人的眼神都是毫无生气,对我的轻薄仅仅是身体上的反应,就像是关着声音看写真视频一样。不爽啊。
  十几天后,连续的运动让我浑身酸痛,就像是散了架一样。可家裏的食物也在这十几二十天裏消耗一空。没办法了,只有带着少女和萝莉出去街上搬东西了。
  这近二十天的时间裏少女虽然也出去拿了点东西回来,可大都是苹果面包香蕉之类的水果啊。真不知道她每天坚持锻炼,还只吃水果面包,身体的能量从哪来的。
  我对女生的敬佩真是更上一层楼了。我穿好了运动服,穿运动服已经成了我的一种习惯,毕竟出事了穿运动服也溜的快。少女和萝莉才从楼上下来,我去,只见少女一身宽大的T恤,下身一条齐臀牛仔裙。萝莉一身公主群装,头上还带个红色蝴蝶节发卡,当是出去走秀啊。不过算了,我身爲男人,能有这麽漂亮的两位女生陪着也算幸福了。于是街道上,两位打扮迥异的美少女跟在一个穿运动服的屌丝身边走着,屌丝男推着一个推车,成了街道上一处怪异的风景线。
  当路过商业街,萝莉的母亲还是赤裸的躺在床上。看着这一幕,特别是萝莉还在身边,我十分的不好意思起来,将萝莉母亲扶着站好,我笨拙的帮她穿好了衣服。然后把她放到推车上,对萝莉说“走,哥要你带哥去你家。”
  于是萝莉和少女走在了我前面,我推着躺着萝莉母亲的推车走在后面,慢慢的向城东走去(我和少女的家在城西,地势上来说整个城市是个盆地四面环山,商业街在低处。
  我呼次呼次的走在后面,少女和萝莉穿的这麽漂亮,真心不忍心叫她们来帮忙。可她们也真忍心我一个人推,咬牙挺着吧!很快走到了市府大院。靠,萝莉的家人不会是高官吧。
  进了市府大院,走过弯弯曲曲的林中小道,来到一栋5层楼高的老式楼层下。
  萝莉擡腿就上了台阶,我累的坐在地上吐着舌头。从旁边一位大叔身上摸出了香烟,狠狠的吸了起来。似乎萝莉见到我劳累的样子心疼了,慢慢的走到我身边,正想抱着她亲一下,毕竟能觉得我累了,也是她进步的表现啊。她直直的走过我身边,我傻傻的伸着手。她走到推车前,拿起母亲的挎包,翻找了一下,拿出一串钥匙,又从我面前走过去了。我真心被打败了。躺在了路上,死活都不想起来了。
  少女走了过来,蹲在我面前齐臀牛仔裙的开口处就对着我的脸,我一歪头直接看到了她的裏面,粉蓝色镂空小内裤,中间是严密的内档,可镂空处却显出了她软软的阴毛摸样。曾见过她整体阴部样貌的我,脑中自动填补着看不见的地方,硬了硬了。她伸出手来拉住我的手,就要拉我起来,我猛的一拉她,将她拉到我的面前,伸手勾住她的修长的脖子,将她秀美的脸庞拉到我的面前,狠狠的吻了上去。舌头在她香甜的小嘴裏挑逗着她的香舌,意外发生了,绝对的意外,她居然用舌头跟我交流了起来。头次配合我的舌吻啊,以前都是直直的被我挑逗,今天居然能配合了。怒了,真的怒了。大吼一声“哥要立起来了“伸手就去抓她的丰乳,握在手裏尽是柔腻。就在我想要伸进她宽大的T恤,去体验那丰腴的丝滑时,萝莉居然把我的吼声当成了命令走到我身边,在我最想要狂暴化的时刻,拉起我的手就要拉我起来。我挣扎了几下,少女也站了起来,两位美女一人抓着我的一只手。没办法,只好站了起来。少女见我起来了,就走到推车那擡起了萝莉母亲的双腿拖着。一个睡死了的人,哪怕是我都很艰难的才能移动的了,少女的力气哪裏够,我只好走上前,擡着上半身。两人一前一后的挪动着。费了半天力气才将萝莉母亲擡上了五楼,整个过程都是跌跌撞撞的。进了门后我直接瘫在门口的巨大沙发上。少女也累的不轻,大口的喘着,胸脯大幅度的起伏着,还不时的拿手拍着。仿佛在向我炫耀那裏的弹性。萝莉从她家的厨房裏走了出来,端了杯水,我正伸手去接,居然走过我面前将水杯放到了少女身前,放在了她的面前。我就日了,我他妈辛辛苦苦的从老远推来,辛辛苦苦的搬上楼,居然就送水给少女不给我。”
  我也要喝水,不,我要喝冰水”。萝莉这才从厨房裏拿了冰水来放在我面前,我正想去拿的时候,少女居然把我的冰水拿开了放在自己面前,我真的怒了。刚刚才有了冲动,被打断就算了,结果萝莉还不给水给我备上,也就算了,毕竟萝莉还只是在听命令阶段,等等……
  刚刚没人叫她送水来,她怎麽会主动的送水给少女?就像是家裏来了客人,送上杯水一样?难道在熟悉的环境中会有变化?我脑中疑问闪过。啊!想什麽啊,现在居然连少女都抢我的水了!什麽世道啊!额!这时少女将她面前的水杯递到我面前,难道是让我喝她的水?
  不冰的水,冰的水。两者的区别突然出现在脑海中,难道是刚刚累到了不能喝冰水,所以她把她的水给了我?感动啊,还是少女好啊!我咕咕的喝光了少女递给我的水,身上才舒服起来。打量起萝莉的家来,别看刚在外面旧旧的5层楼,可裏面真是内裏乾坤,四室一厅两卫一厨,相当的大。家中到处是书法山水画,客厅的电视墙上一张巨大的横卷轴,上书“克已爲民“四个大字。看看落款,心中一惊,居然以前在电视裏经常见到的市裏的政坛最年轻大佬!反头看看沙发一面的墙上的全家照,萝莉依偎在父母的身边甜甜的笑着,刚就觉得萝莉的父亲面熟的紧了,没想到是他。
  这未免太巧了点吧!胡思乱想中,萝莉拿了两个苹果出来递给了少女,两人坐在一起吃了起来。我仔细的看着她们,试着想找出两人的不同及相同点,不然没办法解释萝莉回家后的突然变化。难到是因爲在家裏,熟悉的地方让她们産生变化的。想想也是,少女不也是第一次回家就没等我给她任何指示自己去洗的澡,而且随着我住到她家,她在家的时间原来越长,也变得越来越有互动,虽然没办法语言交流,可只要是我和她两个人在场她已经不需要我用太多的“要“字的命令式语句了。甚至在爲我煮面条的时候知道时不时的放个鸡蛋,或是切点肉放进去了,说到面条我有种想吐的感觉,这麽多天少女似乎就会下面条,头几次看在她亲手做的份上还吃了,到后来除非很是想吃热东西,基本上都不动筷子了,而少女依然一天三餐爲我煮着。
  萝莉虽然看着还是呆呆的,可进了家门就知道拿水给少女喝,现在还拿苹果给两人当中饭吃。额,看见他们吃东西我也饿了。我好奇的想,不知道她们之间是不是有交流呢?得想个办法才行。
  我用手点着少女说“我要你让她下去把推车上的东西拿上来。”
  少女歪过头面对着萝莉,口一张一合,萝莉任然盯着我吃着苹果,半点反应都奉欠。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备,可还是一阵失望。看来要在这裏住上一段时间,来看看萝莉的变化了。既然少女叫不动,那就哥出马了!手指向萝莉“你,我要你下去把推车上的东西拿上来”。叫你不给哥拿水,叫你不给哥吃东西。
  萝莉一趟趟的去拿了我们之前找到的食物,有米,有肉,有蛋蔬。虽然少女在家就会煮面,可她也会弄点果蔬沙拉之类的。不知道萝莉会点啥。见萝莉拿完了东西,我就叫她去做饭了。少女在萝莉拿东西的第二趟就想去帮忙,被我的报複心理阻止了。这下主要是想看看萝莉的变化,也阻止了少女的帮助意思。再说了你就会煮面弄沙拉,现在真期待萝莉会弄点啥啊!果然是期待越大失望越大。
  萝莉进了厨房拿起门后的围裙熟练的系上,我惊奇的充满期待的跟了过去。
  只见萝莉拿起电饭煲的内胆,顿了顿,返头看了我一下。淘了一杯半的米,洗了洗打开开关煮上了。接着打开冰箱拿出几个覆着保险膜的菜碟来。靠!吃剩菜啊。
  我失望的回到客厅,都快个把月了,菜哪裏还能吃啊。我赶紧拿出地上的袋子找了个面包和我爱吃的干牛肉和饼干。面包给了少女,我自己开始吃牛肉干和饼干。
  先吃饱了爲好啊。
  接着叫上少女将萝莉母亲放到了萝莉家的主卧室,盖上毯子,默默的对她说:“阿姨,对不住了,你醒了千万别找我麻烦啊。我会好好照顾您女儿的,要不叫你声岳母吧。”
  很快,萝莉把饭菜端了上来,细心的装了碗饭,放在我的面前。
  恩,不错,家教好啊!可想想放在冰箱裏近一个月的剩菜,我没动筷子。少女倒是对那碟雪莲果炒肉片很有兴趣的样子。两女吃饭也很有特点,少女斯斯文文的,夹菜夹饭动作不见得慢多少,可就是不发出碰撞的声音,萝莉吃饭大开大合的,也没见吃的多,可筷子落在碟子上敲在碗上的声音不停。看着她们吃着热腾腾的饭菜,我不断的咽着口水,不停的对自己说,别吃啊,小心拉肚子啊。
  午饭后,大概是牛肉干和饼干的作用,居然看着她们吃完饭也不觉得特别诱惑,而且她们吃完后,我还有了一点点发涨的感觉。两女洗完了碗,萝莉给我和少女各泡了杯茶。在寂静的午后,萝莉的家中,三人细细的品着香气缭绕的茶水,很是悠閑。
  (寂静的电视台大楼,一台电脑屏幕亮了起来,接着是所有的屏幕,上面闪动着一行字“其他目标正在接近中,是否允许接触……正在认证接触命令……认证完成……监视系统啓动中、筛选系统啓动中、屏蔽系统啓动中、倒数开始,监视系统开啓、筛选系统开啓、屏蔽系统开啓。目标保护功能提升中,重点监视中“)过了会,我就在这悠閑的气氛中睡着了。当我醒来时,少女和萝莉坐在我的对面,两人似乎洗过澡了,穿着顔色不同样式一样的T恤和短裤。少女的胸围明显大些,穿着萝莉的衣服显得相当诱惑,而萝莉穿着却显出可爱来。今天似乎特别有力气似的,肌肉的酸痛也小了很多,大概是刚睡醒吧。胯下硬邦邦的,看着眼前的两位美少女,蠢蠢欲动啊。我一屁股坐到了两女中间,在她们的脖子上深深的吸了口气,好香啊。双手搭在她们的肩上,左右各在她们的脸上亲了下,双手滑到了她们的T恤裏,萝莉没穿内衣,少女倒穿着,解开少女的胸罩。两种不同的软滑感刺激着我的神经,萝莉的乳晕和乳尖比少女的大些,那粒坚挺的乳尖缓缓的在手心磨着,少女的乳肉在我手中不断变化着,轻轻的在她们耳边下了个慢慢脱掉上衣的命令。两女缓缓的将白细的肚子露出,接着向上慢慢的显出她们的不同大小的乳肉,不同的乳尖,接着上半身完全展露在我眼前。不断的在内心压抑着狂暴化的冲动,反身坐在茶几上,让她们紧紧的坐在一起,舔舔少女的丰乳,摸摸萝莉的中型瓷碗大小的胸部。舔舔萝莉的大乳尖,拨弄着少女的小黄豆。
  我激动的将自己脱光,坚挺的阴茎跳动着。
  下了让她们一一脱光的命令,萝莉先脱下了自己的短裤,裏面是条纯白印有维尼小熊的内裤,在两只白嫩的小手动作下,先是小屁股,接着内裤的口子滑过平坦的小腹,露出耻骨的小缝隙,接着弯下腰两颗乳房在我不远处垂着,萝莉美丽的脸庞在我面前,我不由的在她粉嘟嘟的小嘴上亲了一下,当萝莉再次站起身来,光滑无毛的阴部大阴唇紧紧的夹着,小阴唇微微的探出头来,正当我想靠近仔细的观察时,少女脱掉了短裤,露出了在楼下我瞄到的蓝色镂空内裤来,少女的脱法与萝莉不同,她先是拉下左边,露出左边诱人的腹股沟,接着是右边,倒三角的腹部,下面一撮软软的毛发显露在我面前当内裤两边都滑过髋部最宽处,才弯下腰来,胸前的丰乳明显的在晃动着,再次站起身来紧紧闭在一起的大阴唇没哟露出一点缝隙。
  想到在楼下少女主动的舌吻,我激动了,指着少女说“你,我要你含着我的阴茎,用舌头舔弄“少女听话的蹲了下来,双手撑地,红润的小口张的大大的将我的龟头含了进去,龟头被包裹住的煞那间,我浑身打了个摆子,少女灵活的舌头开始在马眼出扫动着,小银牙轻轻的咬在阴茎上“别用牙咬,就用嘴唇含着“,牙齿的感觉从阴茎上消失了,我的左手伸入到少女柔顺的长发裏,用力将少女的头拉近拉远,阴茎在少女的唇间抽动着,少女的唇紧紧的含着,眼睛盯着我,不同于插入阴道的爽快感冲击着我的大脑。我一把拉过萝莉,狠狠的吻着她的唇,用舌头翘开萝莉的牙深入进去逗弄着萝莉的香舌。今天哥要帮你开苞了,也不枉我叫过你妈一声岳母啊。给萝莉下了个命令“你,哥要你趴到沙发上去,腿张开点,屁股翘起来“萝莉闻言顺从的趴到了沙发上,将她白皙无毛的阴部毫无保留的展露在我面前,我伸过头去,含住她的整个阴部,舌头在缝隙中扫动,我激动的蹲下身子,蹲在萝莉的背后,两手抓住她的双臀,用力往两边掰开,萝莉的阴唇绽放开了,露出裏面鲜红的阴肉。此时少女躺在我身下,双手抱着我的腰,尽力的擡着头含着我的阴茎,不知疲倦的用舌头扫着。
  随着我舌头的逗弄,萝莉渐渐流出了滑滑的体液,紧紧包裹住的阴蒂也微微的探出头来,我含住那小小的一点,用舌头拨弄着,越来越大,体液越出越多。
  我示意少女也趴在萝莉边上,做出一样的姿势。握着暴怒的阴茎,让龟头沾了沾萝莉的体液,将龟头抵在萝莉的处女道口,缓缓的挤了进去,很快一层膜贴在了敏感的龟头上,我低吼一声“我来了“一用力,突破障碍。萝莉体型跟少女差不多,可那阴道却不像少女初次那麽紧,大概是有体液的关系。不过整根进入后才知道内裏乾坤,萝莉的整个阴道如波浪般紧握整个阴茎,那细微的紧握微松,那细微的波动感差点让我无法把持。我赶紧抱起少女跟少女热吻起来,手在少女的私处挑动着。等终于适应了萝莉的感觉,才缓缓抽动起来。抽动了两下,那波动式的紧握感不由的使我大力的冲撞起来,双手抓住萝莉的细腰,狠狠的撞击,萝莉的阴道比少女的还浅,每次大力的撞击都能撞上底部的软肉,撞击了几十下就开始有了要射的冲动,不行,不能这麽快。我拔出阴茎,叫少女伸过头来,狠狠的将带着萝莉处女鲜血的阴茎塞入少女的口中,少女细细的银牙在阴茎上轻轻地刮着,那股冲动稍退,再次撞入萝莉的阴道中。反複几次,少女的唇上沾满了豔红的血色,我吻了上去。腥甜的血味,鹹鹹的体液味,少女的唾液味,在我的舌尖,口中回蕩。看着少女心中一阵温暖,我拔出在萝莉体内的阴茎,让少女躺在沙发上,熟练的插了进去,熟悉的感觉,迷人的肉体,上下翻飞的乳肉,我拼尽全力的在少女的体内冲击着,试图每一次的深入都击打在少女深处的软肉上。少女的双手攀上了我的脖颈,我伏下身紧紧的搂住少女的背部,将她抱向自己的胸膛,腰像上了发条一般,频繁的撞击着少女的身体,少女熟悉的喘气声在耳边响起,不知撞击了多久,少女浑身颤动起来,阴道紧紧的握住我的阴茎,阴道口那熟悉的夹紧感竟一下一下的夹的更紧了。少女的颤动在我的胸口显的那麽的明显,阴道口的夹紧感阴道的紧缩感让我的阴茎竟有了被大力吸入口中的感觉,少女的颤动停了,双手无力的挂在我的脖颈上。我亲吻了她一下,缓缓的退出了她的身体。阴茎在一路的退出中不住的感受阴道口的轻咬感,我再次进入到萝莉体内,萝莉被我摆放到了少女身上,让萝莉含住少女的乳房,我紧紧的抓住萝莉的腰肢大力的抽送着,很快萝莉的特殊感觉让我冲到了临界点上。我一把将萝莉翻过来,掰开她的大腿狠狠的冲了进去,一手搂着萝莉的脖子,一手紧抓少女的乳房,大力的频繁的撞击着。我的灵魂开始尖叫,我的身体开始尖叫,我怒吼一声,阴茎死死的顶着萝莉的软肉,一波波的快感冲击而出,仿佛连灵魂都冲了出去,大脑一片空白。
  接下来的几天,每日的面条变成了面条加蛋炒饭,以及两个蛋,水煮和煎的。
  少女依然保持着那天起的主动性,变化不大,萝莉在突飞猛进中。终于能享受到两位美女的服侍了。每天早上起来,两位美女就爲我準备好了两套衣服,两杯水。
  特别是萝莉似乎特别喜欢喝甜的东西,连带着每天早上的水都放了点葡萄糖,甜丝丝的。只是三人还是不能交流。中晚饭,少女依然保持着苹果面包,萝莉却和我一样,吃着面条或是蛋吵饭,饭量都比少女大的多,毕竟是在发育中啊,我感歎着。萝莉的变化更加确定了我心中的猜想,醒来后的人在自己家裏或者是熟悉的地方恢複的也会快很多。每天早上,我都坚持跑步,力气觉得越来越大了,看着镜中的自己,加油把一夜六次郎,哇哈哈哈哈。
  在萝莉家住了几天后,我还是决定回少女家住。昨晚看见萝莉在帮她母亲擦脸了,是个好现象,大概在少女家时我都会帮自己的父母擦擦脸,她居然学起了我。想起了自己已经好几天没回家给父母擦脸了,话说少女倒从没出现过帮自己父母擦脸的事,不过大概是父母不在家(应该在下楼下站着吧,真不在?要不就是家裏关系不好?再说萝莉家实在是没有少女家好玩,在少女家还可以每天玩玩PS3啊,老玩人也不是个事儿不是。
  想到了就做,让萝莉将衣服打包放到推车上去,过程中萝莉的学生证掉了下来,我拿起来看了看。吴晓玉,16,林邑市第一中学高中部211班,还没看完萝莉就站在我面前了,赶忙把学生证塞给她,“你自己掉的,又不是我偷看的“嘟囔了句。突然想起,少女的名字还不知道,回家找她要身份证来看看。
  好不容易回到家,顺路在搞了点食物,之所以说是点食物,那是因爲萝莉的装备真TM多啊,多到推车都满了啊!只好找几个袋子装点吃的挂在了推车边上。
  回家前又去到自己家,家裏还是原本的样子,一地的钞票,淩乱的厨房,餐厅。父母呆坐在沙发上,脸上身上还是那麽的干净,我拧了毛巾在父母不髒的脸上擦了擦,拍了拍他们不髒的衣服。呆呆的在他们面前站着,少女和萝莉,啊现在知道名字了应该是,少女和小玉,站在我身后默默的站着。下楼后仔细的看了看,已经站了好久的人群,都是干干净净的。心中的疑惑不断的变大了起来。还好有电梯,看着电梯裏一大包的小玉的装备,心裏那个震撼啊。回到家裏,先把门口的更衣室清了出来,小玉在少女的帮助下将自己的衣物放了进去。小玉坚持着将自己的衣物紧紧的挂在一起,少女坚持着将每件衣物隔开放着。两人又没办法交流,于是更衣室大战开始了。我抚了抚额头,你们玩吧。上了二楼想起看看少女的身份证,进到那间充满童话色彩的房间,四处翻找了起来。很快在少女的一个POLO提包裏翻出了她的钱包,找了找果然在这。我仔细的看了起来,程欧曼,出生日期1992年10月13日。算起来现在不过是20岁啊。翻了翻身份证,没什麽特别的地方,不过有效日期倒是挺特别的,我不经意间看了看,有效日期2018年6月10日至2038年6月10日。
  2018年。那小小的字突然间变的巨大了起来。我掏出自己的身份证,有效日期是2005年1月7日至2015年1月7日。大部分的人都是在拿到身份证的那天开始算有效日期的吧,怎麽欧曼的有效日期是从2018年开始的?
  要知道身份证16岁领起,有效期10年。26岁后有效期爲20年。看着手中的两张身份证,欧曼就算她是刚换领的新身份证,也要是2018年了,我整个人都快疯掉了。今年明明在我记忆中是2012年,连家中的父母也都是记忆中的样子,头晚我出房间放水时的摸样,打扮与父母的的现状没有任何不同。排除了我昏睡直接到了2018年以后才发生暂停事件的可能性,有人篡改了我的记忆?那是谁呢?还有楼下的人群,第一次见到欧曼,摸上她时她是在呼吸着的。
  我冲下了楼,在人群中仔细的查看着。以前出于未知的恐惧,出于对无数空洞眼神的害怕,我根本不敢去仔细分辨。可现在一看,所有人都在缓慢的呼吸中,所有的人都没有一点灰尘落在身上。一个月过去了,人群依然是呆呆的立着,没有进食,没有排泄,没有心髒的跳动,我起码在近三十个人的心口听了听摸了摸,没有,除了呼吸什麽都没有。我拿出身边所有人只要有的身份证,一个一个的辨认起来,基本上是18年以后的证,甚至有一张20年的证。我飞也似的跑回家中,拿起父母的身份证来,额,他们老人家用的是永久型的。坐在父母的身边,我掏出自己常带在身边的腰带,拿出一本黑色封皮的笔记本,翻了起来。
  笔记本的第一页上,被我用笔记下了“所有人都不动了到底是怎麽了,爲什麽?”
  下面是长长的空白,第二页上写的是“爲什麽少女和萝莉会醒,其他的人呢?”
  下面是我写的长长的猜测。这本笔记是十天前开始记的,上面是我无数的问题,有了初步的猜想便写在下面,没有就是长长的空白。我翻到了新的一页将今天的发现和疑问写了下来,爲什麽欧曼的身份证上是18年的证件开始期,我拿起那张20年开始期的身份证看了看,写到“今天看了楼下某人的身份证,有效期开始日爲2020年,也就是说离我记忆中的2012年过去了8年。少女28岁了,萝莉24岁了。可爲什麽她们看起来就像是在2012年的摸样?”
  翻过一页在上面写到“仔细了看了看楼下的所有人,没有心跳,有呼吸,身上却没有灰尘,时间都过了一个月。爲什麽?”
  我不断的思索着,将疑问写在一页一页的上头。欧曼和小玉已经站在了我身边。忽然发觉,自己出门时并没有告诉她们我去哪了,甚至是唤醒小玉的那天。我连自己要去哪都不知道,可一觉醒来欧曼却站在了我身边。她是怎麽找到我的?跟蹤还是感应?我一边写着一边看着她们的眼睛,毫无生气。忽然心中越来越害怕起来。
  十多天来我真的已经将她们两视爲家人了,不是泄欲的工具,而是身体出了点毛病的家人。她们跟着我的时候,我何尝不是在心裏依赖着她们。每次欧曼突然离开去拿东西,我的心都有点担忧。可现在无数的疑问,毫无生气的眼神。我越来越害怕,怕到夺门而出,回过头来,看着她们向我跑来,有种被怪物追杀的感觉。我大声的叫着“不要过来,我要你们别跟着我,我不要你们过来“,脚下飞奔着,看着她们停了下来,看着她们消失在人群中。我奔跑着,努力的向着人群稀少的地方跑去。
  好累啊。不知跑了多久,跑到了一处草坪裏,我躺到了草地上,夕阳的余晖撒在我的身上。暖暖的,可我的心却是一片冰冷。望着高高的某次起义纪念塔,慢慢的爬了上去,站在塔下,回头看着城裏的灯光。我该怎麽办。天已经慢慢的黑了下来,晚风吹的我丝丝冰冷,我呆呆着站在塔边,想起了自己的家,想起了呆在家中的父母,想起了欧曼的家,想起了欧曼家温暖的大床。想起了欧曼和小玉温润的肉体。想起了吃着厌烦的面条和蛋炒饭。哎,你就是这麽点出息,才出来几小时就又想回去了。你还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突然寂静的城市裏,纪念塔下响起了微弱的车声,我注视着塔下的黑黑的道路。碰,碰两声细小的撞击声传了过来。看着下面两道微弱的车灯从黑暗的这头歪歪扭扭的滑向那头。我激动了,我像是见到了救世主。”
  餵,我在这,这裏有人“我大声的呼喊着,奔跑着,跑下长长的阶梯。向着灯光滑过的方向,向着心中的企盼跑着,大声的呼唤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