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播推荐 热播推荐
国产主播 中文字幕 日韩无码 动漫精品 极骚萝莉 强奸乱伦 童颜巨乳 高潮喷吹 激情口交 绝美少女 首次亮相 欧美极品
小说美文 小说美文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Gif动图
寂静的世界16
2020-03-15 16:19:17
第1
  寂静的电视台大楼,一台黑屏的电脑屏幕,突然亮起:XFES010:上报:屏蔽系统已关系,主控者5号附属1- 3号尚未苏醒。
  XFES010:上报:附属者1灵魂能出现下滑迹象,附属者2灵魂种子出现枯萎迹象,附属者3生命源不稳定。
  良久。
  XAXA001:授权开啓“灵鱼“系统。
  XFES010:确认授权,“灵鱼“系统开啓。扫描开始……XFES010:上报:附属者3号出现思绪死循环,并波及附属者1、2号。”
  灵鱼“系统扫描完毕,自动关闭中,开始充能。
  XAXA001:附属者3号生命源是否达到注入灵魂种子、性格种子最低限度。
  XFES010:上报:正在接近中。
  XAXA001:授权开啓“速流“系统,密码XXXX。目标:附属者3号,速度3倍,加快思绪死循环。目标:附属者1、2号,速度负10倍,减缓波及程度。开啓时间1天。XFES010:确认授权。”
  速流“系统开啓中,同步密码输入开始。
  XFES010、XAXA001、XAXA005:5、4、3、2、1、密码输入。
  XFES010:密码输入完毕,“速流“系统运行中。
  我睁开了眼,趴在胸口的晓梅已不见蹤影,雪梅也不见了。卧室的浴室中传来哗哗的水声。我爬了起来,好饿。浴室的水声停了,雪梅赤裸的从浴室走了出来。
  (主人,你醒了。见我醒来,跑到我身边依偎在我身上(主人,今天好厉害哦。奴家幸福死了。主人今天怎麽这麽勇猛啊。奴家都受不住了,还好叫晓梅来了。不然奴家今天真的会死在主人的……主人的胯下了。
  “哦!原来晓梅是你叫上来的啊,怎麽不叫你的好姐妹?”
  我捏了捏她丰满的双乳问道。
  (婷婷,还有伤拉,不过好奇怪,她身上的伤痕似乎都不见了。不过人还是有点虚。奴家看到主人这麽勇猛,怕婷婷承受不起,所以没叫罗。嘻嘻,主人想婷婷了是吧。雪梅答道“切,只是问问,谁想了。”
  不管怎麽说,今天有点魔怔了,如果龙婷真的身体还没好的话,雪梅的处理是最正确的了,所以不管雪梅怎麽想的,我一定要好好称赞下她。”
  我的小蕩……额,小雪梅最好了,不用其他的人的。”
  (真的?雪梅更高兴了,献上香唇与我热吻了起来、(主人,真的觉得奴家最好了麽,奴家好开心,奴家最喜欢主人了。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幸福的问道(不过,婷婷现在这个样子,主人真的不动心麽?
  额,怎麽回答呢?靠,中计。小蕩妇几句话就把我逼到了二选一的地步上了。
  说想龙婷吧,之前的话不就是骗她了麽。说不想吧,这话本身就是谎话。看来只有使出终极必杀技了。
  “呵呵,你的好跟她不一样。你最贴心,她嘛。”
  我故意顿了顿。
  (婷婷怎麽了?主人快说嘛。雪梅催促道。
  “她既然是我叫醒的,我自然要好好对她,你说是不是啊!”
  标準答案出炉。
  (主人好坏,说了跟没说一样。雪梅撒娇道。(不过主人,奴家真的是最贴心的麽?
  靠,连环计啊!”
  恩,雪梅可是主人的心中宝哦。”
  哼哼,哥也不是吃素的。
  (那奴家跟欧曼姐比呢?雪梅终于问出来了,我就知道她会这麽问。
  “欧曼啊!想当初我从昏迷中醒来,这世上一个可以活动的人都没有,可吓人了。是欧曼陪着我渡过了那段艰难的时期。我们可以说是互相扶持的走过来的。
  “我温柔的说着。”
  对了,晓梅呢?干嘛去了?”
  (主人,好坏。动不动就转话题。晓梅做晚饭去了)雪梅有些吃味的说到。
  “靠,中饭都没吃。饿死了。我要洗澡。”
  好不容易找到结束话题的机会,不能放过啊!
  (主人,奴家帮你洗。雪梅温柔的说。
  “不用,额,我自己洗。你下去陪龙婷吧,她现在刚醒来,对这不熟。”
  靠,绝不给妖孽再继续下套的机会。
  雪梅低下头,舔了下我的龟头,媚笑着走了。呵呵,还好不是二指禅啊!
  这麽久了,还是第一次一个人洗。想到雪梅这个妖孽,老是动不动就想拿自己跟欧曼比。隔几天提一下,隔几天提一下,想当初我还很严肃的跟她说过欧曼在我心中是第一位的,没想到今天居然在心裏暗暗的将她们放到了同一位置。这大概就是雪梅想要的吧。不过能被这麽一位温柔贴心的美人时时追问,想方设法的想在我心中增加分量不正是依赖我的一种表现麽。对着镜子我显了显自己的肌肉,有点腹肌了!呵呵。
  随便洗了洗,穿上条沙滩裤,便出了卧室。在门口还残留着淡淡的甜香味,门口的地毯上一块干涸的印记。低头闻了闻,甜香味的。呵呵。
  楼下雪梅和龙婷正亲热的坐在一起说着什麽,大概是说今天怎麽怎麽舒服,听的龙婷一阵脸色发红。然后又说了说现在的情况,说的龙婷一阵皱眉。龙婷大概说了想报仇之类的话,让雪梅好一阵劝说。见我下来,雪梅立刻快步走了过来(主人,你洗完了。奴家才跟婷婷说城裏奇怪的事情呢,说着拉着我坐到了沙发上。
  (主人,奴家有些事也说不清,不如你跟婷婷说吧)雪梅见我一坐到沙发上,本来还笑眯眯的龙婷,顿时严肃了起来。不过好歹也对着我郑重的点了点头。
  “想知道什麽?”
  我点了根烟问道。
  (主人,婷婷就想知道爲什麽外面的人都定住了,是不是有什麽人用了魔法,还有其他的地方是不是也这样。雪梅飞快的说着。
  我看了看龙婷,她也缓缓的点了点头。
  “其实啊!”
  我深深吸了口烟,看着不断专注的两女顿了顿才继续说道;”爲什麽会这样,我也不知道!哇哈哈哈哈“(讨厌啦,主人,害奴家紧张半天)雪梅娇嗔道。
  “晓梅!过来,一起听主人讲故事。”
  正好看见晓梅準备出门去楼梯间找东西,步履有些踉跄,想想晓梅也是我叫醒的不,也别太忽视她了。
  雪梅一听,飞快的坐带我腿上。(主人,快说嘛)边撒娇边用大乳蹭我的脸。
  晓梅被我拉着坐到了扶手上。倒显得坐在对面的龙婷孤孤单单的。不过似乎龙婷并不觉得什麽,顺手拿起茶几上的烟,点了根。白嫩的手指夹着袅袅的烟支,有种特别的颓废美感。雪梅一见,连伸过手去,一把抢了过来,狠狠灭掉。(死丫头,身体还没好又抽烟。难看死了)龙婷居然对她笑了笑,吐了吐舌头。看的我心神一蕩,卖萌哦。
  龙婷见我看向她,连忙收起了笑容,正襟危坐起来。
  “我啊!醒来的时候,还不知道,就是看到楼下蛮多人的……”
  一手搂着雪梅,一手拉着晓梅。坐在舒服的沙发上,渐渐的沈静到了回忆之中。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餐厅桌上,我默默的吃着饭。四个多月来的点点滴滴第一次完全的说了出来。很轻松,很沈重。所有的问题都诉说了出来,身上的担子似乎也变的轻了很多。可对前途的迷茫也感染了所有的人,有点后悔说出来啊。
  平日裏最爱逗我笑的雪梅都默不作声的吃着饭,哎!反倒是龙婷时不时的看看我,忽闪的眼中似乎有些东西欲言又止。
  吃过饭,雪梅听说今天我去了皇朝,吵吵着也要去那看看。一路上雪梅挽着我和龙婷,我拉着晓梅,慢慢的走着。夏夜的微风吹拂着雪梅的长发,侧面看去精致的脸庞相当诱人啊!雪梅似乎从晚餐时的压抑中恢複了过来,不断的找各种话题来鼓动我的情绪。果然是冰雪聪明的女生啊!
  (主人,你好勇敢哦。要是奴家一个人醒来的话,吓都吓死了。主人居然还,呵呵,去抢钱,去砸店。
  (主人,婷婷也说主人好棒的。刚刚婷婷说也就是主人才这麽勇敢,一般人早就崩溃了。我看了看龙婷,听了雪梅的话一副不爽的样子,就知道雪梅估计把她的话给篡改了不少。
  小妖孽就是会说话,我捏了捏雪梅的翘臀,引起她一阵娇笑。一路上就这麽雪梅不时的夸夸我,不时的篡改着龙婷对我的评价,来到了酒店。
  一进大堂,龙婷对雪梅说了些什麽,雪梅来到接待台,指挥接待员开出了几张顶楼的房卡。靠!我怎麽忘了,没房卡打不开门的。还好龙婷这麽细心,到时候上去了也得下来,不由的看了看龙婷,一副冷冰冰样子,本来还想夸夸你的,算了。
  坐着电梯,雪梅不断的看着外面的夜景啧啧称奇。我将脸对着电梯门,实在是不想再去看外面的景致了。龙婷似乎注意到我的异样,仔细的看了看我,若有所思。顶楼到了,雪梅拉着龙婷飞奔而出,直奔有着宽大木门的总统房。
  我拉着晓梅跟着进到总统套房内,果然是一万六一晚的房间。内裏跟迷宫似得,光睡房就四间。一间拥有可以睡五个人的大床总统间,一间夫人间,一间儿童间,一间护卫间,一间随从间,每间房眉上都有鎏金小字。总统间内除了必备的浴室外还有一间宽大的书房。夫人间更有一个更衣间,不过如果住进来,套房裏根本挂不下那麽多人的衣服啊。不过还好,这层楼不止总统套房,外面还有两间VIP商务套房。
  雪梅开心的分配起大家的房间来,直接要了夫人间,呵呵,趁着欧曼昏迷先把基调定下来,果然是我认识的小妖孽。订下房间后,马上一副女主人的摸样,开始试着调试房间内的电器、设施来。
  我四处转了转,除了时不时的听到雪梅的声音,三女都不在身边了。还是去VIP商务套房看看吧,八个女人加我,九个人。一间总统套房确实不够,如果商务房也有几间睡房的话,这裏的确很合适。走出总统套房,就看见左边的商务套房门大开着。估计是龙婷吧!我擡腿走了进去。
  商务套房分四部分,两间卧室,一间会客室,一间书房,装修的也相当奢华。
  跟总统套房比起来,少了分贵气,多了分淡雅。龙婷正站在书房的一面墙壁前,墙上一幅八骏图。我慢慢走到龙婷身边,好奇的看了她一眼,也学着她的样子双手环在胸口盯着那副图。
  两人沈默着,龙婷不时皱眉看看我,空气中飘蕩着一种异样的情绪。终于龙婷忍不住了,拿起身边书桌上的纸笔(你看什麽?
  “我在看你看的东西。”
  我瞥了眼纸条说道。
  (你知道我在看什麽!字很大,一笔一画都很刚硬,可惜和在一起跟我的字一样,烂啊!
  “你不是在看八骏图麽?怎麽就你会欣赏啊!你的字挺大气哈“我开着玩笑的说着。
  没想到龙婷腾的一下脸红了起来,狠狠的在纸上写着(我就是读书少,怎麽了。我看的是墙,如果这面墙不是承重墙就可以打穿它,跟总统房连起来。
  这下轮到我脸红了,嘴硬的说“我也是在研究墙面好不,只是在想怎麽打穿它。刚刚是敷衍你的,我最恨想事的时候被人打扰。”
  (那你想到怎麽打穿它没啊?一脸得色的样子。
  “刚有点想法就被你打断了,别吵!”
  靠,我还以爲龙婷在看画,鬼就在想怎麽去打墙啊。
  (切!一个巨大的字出现在纸上,靠,要不要这麽鄙视啊,那个感歎号需要画那麽大不。”
  我是没想到,你想到了你说啊!要不你自己去打墙啊!”
  怒了,真的怒了。哥还没被鄙视过啊!
  (我是想到了,不过不需要告诉你。看着龙婷鄙视加得意的样子,想吐口老血。不过我转念一想,哈哈的笑了起来。拍了拍龙婷的肩膀说:“不错,知道爲主人分担问题了,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哇哈哈哈。”
  小样,还鄙视我,还得意,哼哼。不过看到龙婷因爲被我拍了拍就通红的脸,算了,哥就不吐槽你了。
  不给龙婷再表达的机会,连忙转身出去了,大声的叫道“都出来啊,喜欢这裏我们就搬家吧。”
  不一会雪梅就带着晓梅从迷宫样的套房裏出来了,(咦!主人,婷婷呢?雪梅见龙婷还没出来,转身就想回去找。龙婷从商务房裏走了出来,(咦!婷婷怎麽脸红了?看了看我,靠!你看我干嘛!(婷婷,可不能吃独食哦!雪梅一边看着我一边拉过龙婷取笑着说。
  靠!跟我有毛线关系。正想说点什麽,雪梅一把拉过我(主人,是不是今天就搬来啊!主人,夫人房好大,奴家怕,今天奴家跟你睡总统房好麽?一边软言相求,一边拿大乳蹭我的手臂。妈的,老子就吃这套啊!
  “好好好!今天就搬,你去叫人搬家。”
  话刚说出口,突然灵光一现。我靠,都忘了雪梅能控制那些人了,直接下命令让那些人把墙打穿不就OK了?
  “对了,总统套房的睡房怕是不够咱们这麽多人,你等下叫人把商务房跟总统房之间的墙打穿。”
  我一边盯着龙婷一边说。看,哥说对了吧,龙婷撇了撇嘴把头歪到了一边,呵呵。
  四人走到电梯口,突然雪梅拉住了我问道(主人,刚刚龙婷说,咱们住过来是没什麽,可做饭怎麽办?额,是啊,做饭怎麽办呢?我不由的看向龙婷,死女人,一副看好戏的摸样。见我看向她,白我一眼把头一偏。靠!
  环顾四周,套房外只有一台服务员柜台。把燃气竈放到柜台上倒是不错,可到哪洗菜呢?我不由低头想了起来。麻烦啊,爲了体现顶层的奢华,整个楼层都是厚厚的地毯,连墙壁都是贴的贵气无比的墙纸。要是因爲做饭,起火了就麻烦了。二十六楼啊,起火了跑都跑不了。”
  要不,要不咱换个地方?”
  雪梅有些可惜的看了看我,看我也没办法啊!雪梅突然转向龙婷,好一会雪梅笑了起来。
  (你个鬼灵精,不早说。说完跑到我身边依偎着我说(主人,刚刚婷婷说了,让人把另一间套房也打通,然后把洗浴室改成厨房就行了。说完嘟着嘴,咂巴咂巴眼睛,靠!卖萌啊!
  再看了看龙婷,这妞绝对故意的,不过谁叫咱脸皮厚呢!走到龙婷身边,她不由的退了一步,我又拍了拍她的肩膀,趁机捏了捏她的嫩臂。脸红的像要滴出血来,双腿都夹了夹,就知道你敏感,哥故意的。哈哈大笑两声“不错,不错。
  “然后戏谑的看了看龙婷转身走了。
  搬家是複杂的,太多东西要搬。不过对我来说最重要的莫过于欧曼三人了。
  特地叫雪梅操控了四个年轻的MM,将欧曼三人放到大奔车裏。一个一个的送到了套房裏,好好的哄了哄雪梅,最后还是将欧曼三人安置到了夫人房中。龙婷定下了儿童房,无他离总统房近。晓梅终于有了自己的房间。皆大欢喜啊!额,还忘了小百合,靠,也不知道两人最近怎麽样了。爲了怕她们想要回家却找不到人,我还在家的大门上写上了最新的地址。操,连个信都没有。哪像我明知她们能感应我的位置,我还是写了留言条。背信弃义啊!
  不得不说,这个酒店选的真好,哇哈哈哈,哥的眼光就是不错。十字路口的东面是酒店,西面是市裏最大的超市,南面是有名的娱乐一条街,北面是最大的银行。说到银行,也不知道裏面有没有运钞车,有的话拿来当后勤物资车蛮不错的。恩,哪天去看看去。
  (主人,天不早了。雪梅悄悄的从背后抱着我,双乳顶着我的背说道。
  “才十点锺,还早。你想干嘛?”
  我反身抱住了她,看了看房间裏的锺,戏谑的说道。
  雪梅在我怀裏拱了拱(主人,奴家好涨了。
  我笑的更开心了“涨?涨不知道去挤挤啊!”
  (主人好坏,人家都没有夫人房睡了,还要取笑人家。雪梅略带幽怨的说。
  靠!叫你嘴贱,后悔啊!反正都是要上的,居然还想调情。雪梅本就对没有夫人房睡有情绪了,居然还给了她说出来的机会。冤孽啊!手心手背都是肉,要按我以前的做法,欧曼小玉肯定是睡夫人房的,小芸睡儿童房,小百合睡随从房,欧曼和龙婷睡保镖房,晓梅嘛让她睡商务房好了。
  现在好了,雪梅在我心裏的位置越来越重,虽说还没有欧曼重要,但作爲现在陪伴在我身边的女人,不好得罪啊。夫人房的安排就是这麽一个纠结的结果,想到欧曼要是醒了,欧曼大战雪梅?我是鲶鱼,滑溜溜的鲶鱼,哇哈哈哈,谁来都说好,两不得罪,我是鲶鱼我怕谁!
  “睡夫人房做什麽,难道不想给我暖被窝吗?”
  靠,说完就想抽自己一巴掌,说话不经大脑啊!
  (奴家当然想给主人暖被窝了,主人。奴家以后都帮你暖被窝好不好?雪梅果然不辜负妖孽称号,立马顺杆爬。
  “啊哈,咳咳,口渴啊!来让主人帮你减减压。”
  不等雪梅再说什麽,一把抱起雪梅就往床上一丢,掀起她的衣服将胸罩推到脖子上,低下头狠狠的允吸了起来。
  雪梅识趣的没有继续追问,实在是太聪明了,爱死她了。我不住的允吸,逗弄她的大乳。双手脱去她的短裤,手指在内裤裆部轻轻按着,擡起头同她热吻了起来。
  丝质内裤很快便被她的淫液浸湿了一块,突发奇想,将她的内裤捏成一条线,用力一拉,内裤深深的陷入了两片阴唇中间,不住的勾起缩成一束的内裤上下磨动着她的阴肉。
  (啊!主人,好坏啊!恩,磨的奴家好,啊!磨奴家的小豆豆。这招果然对雪梅是个新鲜的刺激,让她不住的娇吟。
  (主人,吸吸奴家的奶,主人,奴家要。我低头吻着雪梅的玉颈,雪梅激动的捧起双乳,急切的想要我的允吸,双手捧动时,双乳不住的飞溅出腥甜的乳汁。我伸出舌头舔允着飞洒而出的乳汁,手指拨开内裤,伸进滑嫩的阴唇中,挑逗着她的阴肉。
  余光中,一个身影在房门外闪了闪,一双羞涩,饑渴的眼睛在门边凝视。我仔细的看了看果然是龙婷,我悄悄伏在雪梅的耳边轻声的说着“小蕩妇,你的好姐妹来看咱们了哦。”
  (啊!主人,你的手指逗弄的奴家好性奋。奴家的小屄裏好痒,主人,啊!伸进去了,主人的手指伸到奴家的小屄裏了。恩,主人进去点啊,别逗弄奴家那会咬人的小屄口。啊,主人再进去点,再进去的,奴家的宫颈口需要主人的逗弄。听了我的话后,雪梅居然叫的更浪了。甚至在浪叫中描述着我的动作,有意思哈。
  忽然,雪梅起身,跪倒床边,头低低的放在我的双腿间,温柔的将我的内裤脱了下来。(主人,主人的阴茎好大,好硬。伸出微凉的小手握住了我的阴茎,(主人,主人的阴茎好硬,好热。主人的龟头好大哦。奴家好想舔一舔啊)雪梅轻柔的握着我的阴茎,心裏不断的说着淫语,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似乎在让门外的龙婷好好的看看我的阴茎。妖孽再做什麽打算?色诱小婷婷?
  我是忍不住了,一把将她拉过来。”
  来让主人好好欣赏下小蕩妇的小屄,看是不是还那麽诱人。”
  雪梅翻身趴在我的身上,圆润紧俏的臀部架在我的头上,轻轻向下压了压,刚刚好。(主人,奴家的那裏可没有婷婷的香哦。主人要好好爱护奴家哦。啊,讨厌,主人的舌头伸进去了。啊!主人再伸进去点啊。主人的舌头好舒服哦、)雪梅一边含弄我的阴茎一边在心裏呻吟。(啊!主人,别舔,奴家的屁眼特地洗干净了。主人……雪梅晃动着腰肢,湿漉漉的阴部在我的脸上摇动着,鹹鹹的淫水快要涂满我的脸了。
  起身向身下滑去,光洁白皙的美背直挺挺的跨坐在我的腰上,双手挤了点乳汁涂在我的阴茎上,擡起小翘臀将阴茎放置在阴道口的位置上,轻轻的坐了下去。
  (啊……主人,你终于进来了。好烫,好大,好硬啊。奴家要动了。雪梅背对着我,双手撑在我的小腿上,开始大力的上下套弄起我的阴茎来。一头黑丝在空中飞舞着,不时的被玉手拨到脑后。突然雪梅整个人倒了下来,我顺势握上她的丰乳,用力的挤压着。此时如果我是龙婷,一定能看到,白炽灯下一根褐色的暴着青经的阴茎在雪梅张到极致的阴部中进出着,而离交合处不远,是两道淫靡的乳汁喷泉。
  “你想干什麽?”
  我对着躺在我身上的雪梅说。
  (想主人,想主人想的东西。主人快,就是那裏,啊,那裏好痒。雪梅轻声的说了几个字后是大声的呻吟声。我搂着雪梅翻了个身,将她的大腿分开,从背后插进了她的阴道中,小腹不断的撞击着她丰腴的雪臀。低头在她的玉颈间亲吻着,不时瞄下房门外的龙婷,一丝淡淡的甜香味传了过来。
  这种背入式的插法,让我癡迷,小腹撞击着翘臀,感受着翘臀的弹力,好爽啊。抽插了数十下,雪梅一翻身,高高的翘起双腿,我一把搂住将她的双腿架在肩上,手指轻轻一拨便再次插入她的小屄中。双腿的擡高带起臀位的升高,使得我每次的插入都能更容易的到达阴道的最深处。
  (啊!主人,到底了,主人就是那裏,啊,主人,用你滚烫的阴茎磨下奴家那裏。雪梅开始迷乱的呻吟起来、(主人,奴家要到了,奴家要到了。听到雪梅的信号,我更加大力的抽插起来。终于在雪梅一声雌兽般的嘶鸣中一股热流浇打在我的龟头上,我死死的抵在最深处的软肉上,感受着雪梅高潮时的颤动。
  缓缓的晃动着腰肢,以深深插在阴道中的阴茎爲圆心晃动着。
  身下的雪梅,浑身发红,闭着眼大口的呼吸着。每一次的晃动都只让雪梅发出低低的恩声,我开始在小幅度的抽插,渐渐的无力的呻吟再次连贯起来,越来越高亢。
  (要死了,主人,奴家要死了。再次抽插了近百下,雪梅再次发出高潮前的嘶鸣。我大力的抽插起来,猛烈的撞击让雪梅的身体不断的向前移动着,当雪梅的上半身都掉落在床外时,终于她第二次高潮来临,我放开精关,在阴道深处的热流洒在龟头上时,我也射了。(啊,主人,好烫的精液啊,主人射死奴家吧,奴家要死了。狠狠的射了近十股,终于两人滚落到了地毯上,相拥着喘息着。
  歪头看了看门外,龙婷已经不见了。回头搂着雪梅小声的说“你个小蕩妇,有人偷看你更性奋是吧。”
  雪梅没有回答,只是在我怀裏拱了拱。
  良久,我从高潮余韵中恢複了过来,一把抱起雪梅轻轻的放到床上,躺在她的身边睡去了。
  夜半,饑饿将我从梦中唤醒。我下了床,迷迷糊糊的打开房门想要去楼下找吃的,一脚踩在一块湿湿的地毯上,额,忘了,现在不是在家了。靠!套房裏的冰箱在哪去了?陌生的环境,迷宫式的套房。搞毛线啊!
  试着打开一扇门,额,晓梅的房间。再开一扇,靠,空的。烦了,居然连自己的房间都找不到了。再开一扇门,恩,龙婷的房间。正想退出去的时候,突然停住了。
  皎洁的月光下,龙婷侧躺在床上。起伏的双峰叠在一起,倾斜的腰身一直延伸下去,与丰腴的臀部形成了一个极其诱人的弧形。穿着一身丝质睡衣,睡衣的裙摆在空调风的吹拂下,不时的飘动几下。明亮的月光将龙婷的身体覆上了一层神秘的光芒,我轻轻的走了过去,看着笔直的小腿,丰满紧致的大腿,心神一蕩。
  一阵风吹来,裙摆起伏着,纯白的内裤在飘动的裙摆下忽隐忽现。忍不住伸出手来,想要抚摸上去,却又怕惊醒睡梦中的美人,只好轻轻的放在细嫩的小腿上空,慢慢的沿着温软的曲线一路移动着。小腿,大腿,圆润的翘臀,纤细的腰肢,笔直的美背。看着露在发丝外面的晶莹小耳,精致的脸庞。我低下了头,屏住呼吸,双唇离那吹弹可破的脸颊,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突然微闭的双眼,睁开了,死死的盯着我。微凉的小手猛的抵在我的脖子上用力推着。
  “啊哈!起来找东西吃的,结果回不去了。哈哈哈,第一天住新地方,还真不习惯啊!”
  我连忙解释着。
  龙婷一翻身下了床,用力打开房门,伸手指了指门上的鎏金小字。
  “啊!原来有字啊!嗨,我还找了半天,不好意思啊!真的是进错了。”
  靠,真的是忘了啊。什麽眼神嘛,真的是进错了啊,怀疑我?
  指着鎏金小字的手指,移动了下,笔直的伸向门外。靠!这是在赶人啊!
  “啊哈哈,不好意思,那我先走了,你睡好啊!”
  讪讪的向门外走去,路过龙婷身边时,看着她仰着头,抿着嘴,手直直的伸向门外。不爽啊!还仰着头,哇,好红润的小嘴啊!位置刚好,我不客气了。
  趁着龙婷不注意,猛的在那高高仰起的小嘴上,亲了口。”
  哇哈哈哈哈哈”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哥立马闪了。
  天已大亮,我结束了晨跑,回到酒店。电梯门开,一个人低着头就闯了进来,撞个满怀。”
  靠,急个……额,你没事吧。”
  原来是龙婷,正想骂人的马上改口道。我贱!
  龙婷看了我一眼,立马红脸了,双手交叠在一起搂着双乳,闪到一边。靠,老子昨晚亲的是你的嘴好不,搂胸干嘛。额,我只是在心裏想一下啊,居然真的将手指抵在唇上。靠,还低头!
  转身就準备出电梯,雪梅带着晓梅进到了电梯裏。(主人,先别回屋,奴家安排人在弄厨房和打墙呢。
  “哦,那你们都出来,谁看着?”
  我问道。
  (啊!也是啊!那……雪梅顿了顿(晓梅跟奴家在家看着吧!主人,你就跟婷婷去拿点东西回来吧。
  “要不一起去?”
  见雪梅说完就要带着晓梅出电梯,靠,跟龙婷在一起有点尴尬好不。
  (奴家要看家呢,主人去嘛!雪梅走上前来在我怀裏拱了拱。暗暗的伸手指了指龙婷。无语!
  两人一前一后,龙婷离我差半步的距离走着。说来奇妙啊,以前两人在一起压抑的气氛不见了,反而有了一种淡淡的莫名氛围。每次回头都能看到一双清澈,若有所思的美目。见到我回头,那盯着我的美目总是会斜到一旁。进到酒店对面的超市中,奇怪了。货架边到处是散落的零食,似乎有人在这裏翻过东西一般。
  难道是小百合?
  我快步走了起来,四处张望,一脚踩在一袋薯片上,发出一声响亮的咔嚓声。
  寂静的超市中,着声音显的巨大无比。我高声大叫起来“小恋,小娟。你们是不是在裏面。”
  突然远处一阵慌乱的声音传来,龙婷一下就闪到我的面前。看着她将我挡在身后,警惕的看着四周。小巧的身影,坚定的站在我的面前,心中一阵感动。”
  没事,是熟人。”
  我轻柔的说着。
  突然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从右边传来。我快步跑了过去,只见超市右侧的玻璃门被砸碎了。冲出超市,四处张望,一道小小的身影消失在街角。靠!什麽人嘛,有种一辈子别出现在老子面前。呸!死硬份子!
  回到超市中,大手一挥“搬东西,别管她们,爱见不见。操“(是谁?两个硕大的字出现在面前,一笔一划刚硬坚定,只是啊哈,凑在一起跟哥的烂字有一笔啊!哈哈。
  我看着一脸严肃的龙婷,拍了拍她的头“没什麽,两个……额,已经离开的人。”
  说道这时,突然回想起那道小小的身影,小百合们?太娇小了点吧,不像啊!接着自嘲的笑了笑,肯定是小百合,不然这城裏未必还有醒来的人?
  (昨晚,爲什麽进到我房间?意外,意外的问题,在意外的时间,意外的地点被提了出来。
  “啊哈!我不是说了吗,进错了。”
  (昨晚爲什麽亲我?
  “额,亲你需要理由吗?”
  (你把我当什麽?
  “额,人呗,不是人还是什麽?”
  (可我醒来那晚不是。
  昏倒,她醒来那晚的双乳大战,她怎麽知道的?
  (我感觉的到,虽然我看不到,听不到,但我知道是你)“哦,既然知道了那还问?是我,怎麽了!”
  耍无赖哥第一啊!
  (爲什麽昨晚没有做同样的事?
  这,难道怪我昨晚没上她?可脸色不像啊!没有气愤,没有幽怨。只有警惕和疑惑。”
  额,上次你没醒来,我怎麽知道你想什麽,再说了,那晚主要目的是叫醒你。是雪梅拜托我的好不。”
  (我知道,但那是那天下午,不是晚上。
  靠!还审问起来了。”
  是我想操你了,怎麽了吧!你一个昏迷不醒的人,我怎麽知道你有感觉,反正都是不动的我爱怎麽就怎麽。”
  心虚啊!
  (那昨晚怎麽不把我当玩物了,你不是爱怎麽就怎麽吗?
  靠,要吃人啊!看那摸样到底是怪我没上呢?还是怪我上过她呢?”
  你没醒当然就,就怎麽怎麽了。你醒了,有表情有反应,那就是个人了。我怎麽还会把你当玩偶呢?我可是发过誓的,要好好对待每一个被我叫醒的人。再说了做爱这种事还是你情我愿的好。你是想我上你,还是不想我上你啊?”
  龙婷听完我的话,面无表情的转身就走。”
  餵,东西没拿!靠!不要走这麽快啊!”
  我大喊着,提着两大包东西跟了上去。
  阳光下,一位美丽的女生走在前面,我提着两大包东西像个跟班似得小跑着跟在后面。希望明天会更好!